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莫之野,无何有之乡。

红尘中独处,独处,也拥抱红尘。

 
 
 
 
 

日志

 
 

混乱的思维  

2012-09-17 13:20:42|  分类: 我要毕业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晴天午后,推开窗,就看到了四角的天空,格外蓝,而云朵显得越发白,大团大团的,像雪又像盐。

曾经无数次那样,静静地仰起头,看着天壁,预测下一刻,那些美丽神秘的云,会去向何方,而现在我却分不清楚,风到底来自哪边。

前世的我,要么是一棵树,在旷野上无拘无束地成长,白天黑夜仰面朝天,看日升月落苍狗白云;要么,是一片云,生生世世,无休无止,循环往复,在烈日的炙烤与闪电的纠缠中垂死又重生。

可是我愿意,因为,每一次重生,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我,没有任何烦忧的我,唱着飞翔之歌的我... ...

大四的日子,过得像一瓶白开水,偶尔,会有些许盐粒儿洒进来。

有时希望,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高三的考场上醒来,大学三年不过是长长的一场梦。

可是,即使醒来了,也还是要继续,我并不能保证,自己有勇气毫不犹豫地避开读大学这一站。

何况现在,我的大学并没有那么糟糕,我敢在走过校园每个角落的时候说:我不后悔。

这就足够了。

大学,不过是四年安安静静读书,仔仔细细思考明天的日子。

若是想好了,做好准备了,就向着下一个路口出发吧。

2

隔了十多天的日志,在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继续。

阿黄说,是我过于贪心。

那么,我还是凡人。

所以当意料之中的结果降临时,还是有些失落的,然而并没有不甘心。

可能,读研也并非自己的理想目标,不过是同熙熙众人一样,为了一纸文凭,尽管它似乎很重要很重要。

我本知道,有些选择是必须付出代价的;既然没有付出,也不会抱怨天上掉下的馅饼没有落在自己手上。

不知道,空手套白狼没套住的话,也会失落么?

晚上逸夫楼有宣讲会,没有心情参加,去图书馆找了两本书来,坐在楼下传达室门口心不在焉地翻看着。

不巧,磊子与周进来了,我知道这次考试他肯定是ok的,这也充分证明生活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公平性的,很好。

我抬起头,有些生硬地说了声:“嗨~”

“怎么在这儿?”磊子说。

“等人。”我面无表情地说了句,然后很快低下头去,假装看书。

于是他们上楼去了,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3

男朋友打来电话,有些怪怨,说我根本没有重视起来,又说了一些打击性的话,学历不够北京不好混之类的,我听着有些烦,心里更加难受起来。

有些东西,比如文凭,大家都说很重要很重要,它就真的很重要很重要,无论对谁都很重要很重要么?

有些东西,比如理想,大家都说很浮云很浮云,它就真的很浮云很浮云,无论怎么努力都很浮云很浮云么?

而阿黄终究不是愿意冒险的人,所以他安安稳稳地选择了内推。

不过也好,能走到今天,他也不容易,一切不过都是在按照预料的情况进行着。

我想我也是。

站在十字路口,已经能清楚地看到下一站的方位了,尽管尚且不知道它将停在什么地方。

L说:“人都是边走边看的,谁也不知道未来要发生什么,所以不要总强调理想。”

可是,心很大,世界也很大,总得有个前进的方向,才不至于迷路吧。

所以,即使是我的固执,为了这一刻的喜欢,也要沿着这条路走。

花花世界,我终于要来了。

4

继续抬头看天,四角天空之上的云朵,已经沿着不同的方向漂离了... ...

我想起了滨城的天空压得很低很低的云层,还有台风过境时那种世事变幻不知其始终的感觉... ..

打开qq,与小植的对话窗口跳了出来:“礼物是你送的吧”

我:“打开了?猜的?”

阿哲:“一本厚厚的庄子”

我:“嗯。看到那只兔子了么?”

过了一会儿(我猜他应该是在打开那个纸筒)他回复道:“姐,你是我除了父母外很信任的人~”

我:“我表示很开心~~”

他:“不过毕业以后我们肯定会逐渐地疏远了……”

“很感谢你在这段时间出现过T_T”

我:“⊙﹏⊙b汗”

他却发了个咧嘴大笑的表情。

瞬间我是又忧桑又好笑:“讲得跟生死离别似的...”

生死离别...很痛苦的...我想起了父亲临死前的脸庞,一阵揪心的痛,不由得闭上了双眼。

5

Fighting。~~


番外... ...写了好多天了,补上... ...

9月9日,晴

认真复习了一整天高数,不是想独学,之前问了很多数学很好的人,看能不能帮我速成一下,他们都回复说:“这不是三四天就能有效果的,还是自己看看课本比较靠谱。”

... ...可能,都在一条竞争链上,木有人能那么大公无私地帮助别人成长... ...

也可能,我是被男朋友惯坏了的,以前他还读本科的时候,所有数学都是他带着我一章一章过,而现在,让我一个人去面对面目狰狞的高数,真的很不适应——要不就是看着看着睡着了,要不就是看着看着烦躁郁闷了,大脑中的理想小人和现实小人一波又一波惨绝人寰的战争,让我几乎要精神分裂了。

“为什么不找个人陪你精神分裂呢?”晓晶分析说,“我们现在要找一个人,首先数学要很好,其次他要很闲,大致目标已经锁定,那就是:学弟,最好是刚学完高数的学弟。”

我脑袋告诉运转着,不到三秒钟,我们异口同声地报出一个名字:“王植... ...”虽然他不算是刚学完数学... ...

只是他总把自己封锁在coding里面,不知道有木有时间... ...

于是打开QQ,找到小植,简单阐述了一下现状,问他周末有没有时间,帮我辅导一下高数... ...

他说可以。

周六那天早上,我七点起床,七点半吃过早饭,然后飞奔去图书馆占了座。

八点多的时候,某童鞋瘦瘦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二楼楼梯拐角处,坐到椅子上的时候还大口喘着气,他说一路跑过来的。

呵呵,这傻小子。

然后我直接进入正题了。

中午一起吃过饭后,没有睡午觉,接着去复习高数,然后我有了深深的罪恶感... ...两个都有午睡习惯的人,在刚吃过午饭之后,都有了强烈的困意,看着阿哲打出一个又一个大大的哈欠,觉得自己就是个资本家... ...

终于,困倦加上长时间的连续作业,理想小人又被唤醒了,然后它与现实小人开始打架... ...我说话也开始意识流了,什么事情都想不明白了,絮絮叨叨地讲了很多废话... ...

某植一边翻看试卷,一边听我啰嗦,时不时点头“嗯”一声,或者问一句“为什么?”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我慢慢安静下来,想来是战争结束了,于是接着听他讲高数。过了不久他看看时间说要走了,晚上还有实验课,我说可以。

突然很想有个人给我一点儿力量,我很冲动地伸出手,做了个握手的动作,某植笑了一下,把手伸过来,说:“加油~”

我说:“谢谢。”

他的手比我的还小些,也挺软,的确很像小孩儿的手... ...还是L的大手比较有感觉... ...

Fighting!~~


--茕茕白兔--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