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莫之野,无何有之乡。

红尘中独处,独处,也拥抱红尘。

 
 
 
 
 

日志

 
 

Offer And Etc.  

2012-10-16 11:49:46|  分类: 我要毕业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午,收到秒针的offer了,很出乎意料,原以为没有我的事儿了... ...据说东大本科生就要了四五个,我算很幸运~~

显然,收到这个offer之后我有些小激动了,方正可以成为历史了,offer终于升级了,明天再跟绿盟谈谈看看能不能一起敲定,然后做决定。

很遗憾上午没有要对方的qq或者其它联系方式,导致现在需要耐心等待再等待,以后做事要掌握主动权...

我表示又一次小贪心了,计划是秒针如果要我就不再找工作了...不过也好,现在看到各种“软件开发工程师”的职位时终于可以一笑而过了。

无论如何,感谢东大在线,更感谢yzwf100,因为找到了他轻博客的链接地址,面试老师才能看到校报联盟的页面,看来,大学期间坚持一个可以做点儿事情、学点儿东西的社团,也算一段成功的经历。

听说霍同学是云计算方向的,其实他真的不算牛人,据说也是知道一些,然后拿到了一个月8K的工资,相比之下我的5K数目真小,不过包住房,还有餐补,这样就很不错了。Web前端开发,只是因为喜欢,所以想一直做下去。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胸无大志?只想简简单单地做自己喜欢的工作,长远的也暂不考虑,一步一步,顺其自然地发展,不考虑其它因素,当然,“其它因素”不包括L所在的城市。

想起《童话镇》里那个擅长使用黑魔法的侏儒精灵,在心爱的姑娘和强大的魔法之间做艰难的选择。

然后,一念之差,他选择了魔法,却追悔一声。

前两天打算给自己笔记本装个ubuntu系统,向本班男生借光盘的时候被告知磊子一定有,我打电话说明情况后他说找个时间自己帮我装,怕不小心点错了WIN7也被覆盖了,我说好。

于是今天带着笔记本去了大活,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插上电源和网线,发短信告诉他我的地址,然后坐在椅子上安心等他过来。

一切OK的时候已经过下午四点半了,他问:“吃饭去吗?”

“嗯...也行,一起去吧,满宝馄饨?”我想了想说。

谁知他说:“换一家吧,感觉满宝越来越难吃了。沙县小吃你去过吗?”

“没...都有什么可以推荐的?”

“南方馄饨,我们那边的馄饨,还有其它东西,都很好吃的。”他说。

大学同学说起家乡的时候都喜欢讲:“我们那边.... ...”不过,不论家在哪里,在南北方的概念上都保持统一参照——蒙古大哥认为,内蒙古以南都可以称作南方,他常说:“你们这些南方人...”;而在海南那个小女孩眼里,海南以北都是北方... ...

其实长这么大还真没有去过南方呢,上个暑假想好的去广东的计划,最后也还只是个计划,而上学期实训前那段时间,跟磊子他们打台球时说好的去江西尝美食看风景,也只能一天天地耽误下来。

然后就快要毕业了,我还什么也没来得及做,就要奔赴工作岗位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点好的炒饭蒸饺小馄饨都上来了,果然很美味,磊子看我给予它们如此好评,说:“有机会真应该去去南方。”

我说:“嗯,打算这月底无论如何也要回家的,可能的话十二月就开始实习。”

“在家待一两个礼拜就腻了。”

还真是。放假回家了总想着去学校,在学校又总像回家... ...

小虫虫签到太原重工了,据说面试官居然是他之前在教学观碰到的找开水处的老师,然后再见时那老师直接告诉别人这位同学她已经面过了... ...以前只是听过各种面试中的巧合,没想到真的有... ...

明天,大约会尘埃落定吧...


番外... ...早写的乱八七糟的东西... ...补上... ...

9月9日,北京数码视讯在一大片好奇又企盼的应届毕业生的目光中,终于来到了我们学校。

于是中午吃过饭,我舒舒服服地小睡了一会儿,大约两点的时候,拖着由于最近晚上学习太极83式而疼痛的右腿,晃晃悠悠来到大学生活动中心。

即使是提前了一个小时,门口已经有不少同学了,令我奇怪的是里面也有一些人坐在前排,一打听才知道要凭本校学生证入场,暗自得意了一下,亮出学生证直接坐在了第一排。

宣讲会终于开始了,毫无意外地,首先是令人热血澎湃恨不得马上就加入的公司介绍视频,然后是招聘人员轮番上阵精彩演说,半个小时之后,几百号人在教学馆四间大教室里开始了笔试,又是半个小时,努力回忆加上百老师的精心指点之后,我交了卷子,走出教室准备去吃饭。

然后在东大风味里,很巧地遇到了我们班的姚同学,也是在米线窗口,我很惊讶,问:“你怎么跑这边儿来吃饭了?”

他说:“取钱啊。”

想起来了,这学期二舍取款机被万恶的学校给撤了,可怜的孩子们还得大老远取钱。

然后顺着他的方向,我看到了与他一起来的磊子,还有周,想到开学到现在还没说过话呢,于是走到他们那桌旁边,指着空着的那个座位问:“我可以坐这儿么?”

“当然。”

于是我坐了下去,把水杯也从后面自己占的桌子上拿了过来,这时候磊子脱掉了外套,大约是米线吃着出汗了。

姚却开玩笑着说:“怎么?紧张了?还要脱衣服?”

大家哄然大笑。

磊子是我们班的团支书,由于其极高的专业素养,被年级同学尊称为“磊哥”,当然不包括我,个人还是觉得,姓名全称喊起来比较亲切,估计是由于每次分组实验课我们都在一个组,经常在群里被大家拿来作为开坛话题,实在无聊,然而我们都没生气过。

毕竟还有一个话题说“磊哥喜欢邻班瘦瘦高高的L姐。”

上学期实训之前的日子很闲,那段时间我常跟磊子还有政委(原名振伟,任本班学委),一起去台球室,当然我是绝对的新手,好在台球并不困难,很快就上手了。

一次嘴欠,问磊子到底有没有喜欢L姐,他居然否认,而我理智地选择了相信他,既然谣言止于智者,让我来作那个智者吧。

大连实训的时候我们还通过几次电话,他告诉我要怎么怎么去学习和理解不同的技术,其实丫做人真的挺不错的。

所谓的缘分有时候比较令人郁闷,而我找男朋友也完全凭借第六感,什么要求也没有;瞬间觉得,比起L姐对未来男友“像磊哥一样聪明,像小白一样有钱...”的要求,好友问我是不是把自己卖得太迅速太便宜了。

呵呵,感情这东西,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只知道,现在过得挺幸福,这就足够了。


--茕茕白兔--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