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莫之野,无何有之乡。

红尘中独处,独处,也拥抱红尘。

 
 
 
 
 

日志

 
 

无题  

2013-11-18 10:48:44|  分类: 光阴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晚睡之前总喜欢随意打开床头某一本书,从任意一篇读起。
昨晚王国维说:非无题也,诗词中之意,不能以题尽之也...且不论其后之论“诗有题而诗亡,词有题而题亡。”是否谬言,意不能以题尽之故曰无题也——的确是为我解了一个莫大的疑惑——上学以来,老师从未对“无题”这种诗词的题目做过深层的解释:无题,即没有题目。

圣人曰:三十而立。圣人曰出这话的时候,大概并没有将“难养”的女子列入考虑范围之内。但这并不影响我将其套用在自己身上,三十,甚至更早。长到如今的年龄,不可能感知不到生命的无常与反复,轮回的无情与交替,于是常常想象多少年以前母亲的样子,她此刻在干什么,她是否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亦或已经认命反将梦想寄托给了尚未出生的我...
三岁的时候,她坐在门槛上,饶有兴趣地看我跟在邻居家小孩的车子后面跑;那时她不知道,我羡慕极了拥有那样一辆红色的小车车。
五六岁时,她教我写出自己笔画略为复杂的名字,放学回家时,看我趴在外婆家院子里的小桌子上写作业,她在一旁削好我第二天要用的铅笔;她不会知道我在学校里被那些坏男生欺负了,却只能威胁他们我会转学的,然后想象可以在自己家里吃饭睡觉的生活。
九岁左右,她常带着我去要好的姐们家里玩,她们像老师一样给我们出作文题目,然后惊讶地讨论孩子们生动稚嫩的想法;后来,我逐渐拥有了她买回来的很多很多书。
金钗豆蔻之年时,她似独独关注我每一次考试的成绩和排名,总叹息我不够聪明只是遗传了父亲的踏实和勤勉;那时,她每周才能见到我一次,而且还说不了几句贴心话。
将成年之时,她担心在外上学的我早恋学坏,常试图通过各种迂回婉转之术得出一些总结、判断,甚至趁我不在偷偷潜入翻看我的日记,也曾因为一条可疑的短信跑到学校反复询问。
临近高考,她在学校周边租房子,每天向对门阿姨讨教饭菜经,我总觉得,高度近视的她,每天穿越那样一条多车而宽宽的大马路送饭到我的寝室,是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
大学第一个寒假,她发现我手机上一个男生的很多短信,黏着我的时候开始关心另外一个孩子的人品、学识、家庭;大约从这个时候开始,她和我之间的代沟渐渐浅之又浅。
工作以后,最多隔两天总要打电话过来问问:最近吃了什么、天气冷不冷热不热、周末都去哪儿玩了、有没有乱花钱...如果我不说话了,她就会敏感地问:是不是我说错话了?恼了没有?不要恼...
...

这是一条长长的、长长的母亲的成长之路。每个母亲都相似,每个母亲都不同。
我希望还能陪她走很久很久。
有时想:她还要代替父亲的那一份儿,看着他们的女儿好好地走在自己的人生路上。
然而我明白,睁开眼看这世界,谁也不能代替谁。

我说过很多遍的“你放心”,她仍然不放心...
终于明白了宝玉为什么很伤心...
因着她,我总觉得,只养育一个孩子,绝对是件非常孤独而容易使双方都感觉亚历山大的事情。

其实,一开始只是突然想到,那个假期里曾和我一起写过作文的孩子的妈妈,在他及将成年的时候,传说因为对花花世界的向往,离开了那个相对穷困的家...一个当时令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的故事...一回忆,不小心就写多了...

最近风比较大,天气因而晴好,趁着雾霾无力反击的时候,和L拍了婚纱照,群裾在风中飘扬的时候,我一次次地冷爆了...晚上喝了些酸辣汤,洗过热水澡,又吃了感冒药才敢睡觉,一夜乱梦。
今天是我们牵手四周年的日子,就这样纪念一下吧。


--茕茕白兔--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