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莫之野,无何有之乡。

红尘中独处,独处,也拥抱红尘。

 
 
 
 
 

日志

 
 

程门立雪  

2014-07-11 10:11:04|  分类: 连连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年关,大雪突至。
程颐家门口,杨时、游酢长身玉立;一个锦衣如墨,一个青衣似剑
“游兄,你怕不怕?”
“怕?怕我还会陪你在这儿傻站着?”
游酢只是还没想好,怎样才能平息老师心中可能生出的怒火...
杨时叹了口气,不知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去看游酢,恰好,游酢也回过头来看他。
剑眉星目相望之下,一切皆在不言中。

屋内,程颐负手来回踱步。他想不明白,为何偏偏是他们。
他曾许诺过,优秀如杨、游二人,必要时可以向他提出任何条件。
彼时,他的小女雪儿尚在人世;彼时,她望着杨时时,眸中的情愫全无掩饰。
妻生雪儿时难产,而他,也曾在痛苦中郑重许诺,一定会让雪儿幸福。
如今,妻去世十又六年,雪儿却已香消玉殒。
棺中,爱女颜色全未改变,然,此生他再也看不到她欢快如小鹿的身影,听不到她娇嗔地喊“爹爹”二字。
是他害了自己的女儿啊。
程颐好悔,三年前,真不该让女儿与杨时想见。
他更悔,三日前,最不该让他们二人来家中用饭。
用饭也就罢了,为何那日偏偏吃了酒...
自亡妻离后,他已不饮酒多年,想不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却...

【三日前】
一大早,程颐让管家车马去接杨、游二人,说是吃个小年饭。
二人一进门,饭菜便上了桌,雪儿亭亭地站在窗下,望眼欲穿。
“他来了,爹爹他真的来了!诶,那个游什么的怎么也来了?”
“嗯,爹爹请了他们两个过来,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父亲的解释雪儿并没有听进去,管他什么人呢,只要有他来...
"老师好。"“老师。”
杨时、游酢诚挚地鞠了一躬,表达他们满满的敬意和谢意。
“无须多礼,就当在自己家中。”
游酢环顾四周,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杨时抿嘴一笑:“你是在找酒吧。”
游酢拊掌:“知我者,杨兄也!”
此时程颐已告知雪儿:“去将爹爹珍藏的葡萄酒拿来。”雪儿领命而去。
酒至半酣,饭桌上也进入尾声,杨时却已然微醉。
“你呀,还是这般不胜酒力。”,游酢扶着脚步凌乱的杨时,从雪儿身旁走过。
“阿时...是阿时么?...”杨时双手攀着游酢的腰,断断续续说了好些话。
游酢的脸瞬间涟涟如杯中酒,猛然回头...
他没有错过雪儿不可置信、悲痛欲绝的表情...
他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杨时、游酢仍在门外站着,肩头落了一层绒绒的雪花。
周围是一片白色的世界,两人身形更显得清峻。

门不知何时开,雪不知那一刻停。
程颐靠着雪儿的棺木,似是睡着了。

问世间情为何物... ...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No zuo(酢)no die.
尤其是女孩子。

#####################加入【连连看】209751673#####################
买椟还珠 - 兔子 - 莫野之树,无何有之乡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