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莫之野,无何有之乡。

红尘中独处,独处,也拥抱红尘。

 
 
 
 
 

日志

 
 

  

2015-08-19 11:58:09|  分类: 光阴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大早,跟三木请教react的一些问题,他突然说:“我先去抽根烟   待会回来给你找找”看着QQ上发过来的消息,我想起了三年前在大连实训期间,那次全班同学在山里娱乐一天一夜的放纵事件。

写完上句突然意识到:我已经二十四周岁了。原来,随随便便地说出“N年之前,xxx”这样的句式是有代价的;想想七、八年级至今,十多年里唱《十年》,每一次感受都略有不同。

说放纵,其实印象里也仅剩下夜里烧烤时袅袅的青烟,超大显示器前撕心裂肺的《王妃》,男男女女矜持或痛快地一起吃喝玩乐,不算很大的一幢别墅,两三间提供短暂休息的房间里掀开地铺时惊慌失措的蟑螂。
那几个月里重新认识了很多人,也有机会和平时一起上课但基本没有任何交流的同学聊(调)天(bug),于是渐渐和一些外班人熟悉了起来,比如“zun哥哥”,比如三木君。
那时他还不叫三木君,那时他的专业技能还没扩张到前端,然而现在他已经成为我心目中无所不能的专业的FE,一个玩游戏的爱好文字的吸烟又喝酒的答疑解惑超耐心的讲话喜欢卖萌的汉子。嗯,我了解的就这么多,这个人与人交往仅限于业务往来的时代,我觉得我们算是朋友了,隔着一道屏幕的朋友。

跑题了,为什么我会从一句话想到三年前呢?印象里是有他抽烟的片段的,然而我不记得在哪个时刻,记忆总会被后来回忆时一厢情愿地篡改,而我觉得画面应该是这样的:夏日山中的清晨,四五点的样子,山头云雾缭绕,群鸟啾鸣,我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门,门口有彻夜未睡的几个同学坐在一起闲聊,门前支着遮阳的帐子,帐子下方一把睡椅,上面躺着睡得安然的三木同学。
我当时正准备四处走走看看,就被这样安静的情景吸引住了,然后拿出手机把画面拍了下来,当我在周围转了一圈回来时,三木同学不知何时醒过来了,手上夹着一根点燃的烟。
一向讨厌吸烟的行为,也反感公众场合制造烟雾的人,如果对场面无能为力,一般都会借口逃出二手烟的包围圈(竟有吸烟者大言不惭:你们吸二手烟的时候,其实我在吸1+2手烟啊,仿佛比起被迫吸二手烟的人,自己受了更大的委屈一样)。然而想起三木同学吸烟的时候,竟然没有印象骤减的感觉。难道是因为他长了一张蛇精脸还留着青翠欲滴的小平头?我的审美出问题了吗?

带着WYY和三木君在北京约饭的时候,这个清新脱俗的程序猿已经拥有了比杀马特少年略柔和一些的新发型,我总觉得没有当初看着精神了,虽然他后来说因为懒得理。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了。回去时WYY说好失望啊,程序猿看起来都是那么弱不禁风吗?说起话来都以“的呢”结尾吗?面对这个奔放的洋人控我当时竟无言以对。可是如果,与一个人相识久了,如果认识了那个人的内心,便会发现,外表根本无所谓。

小敏敏也是一个外表与内心反差极大的汉子,写的文字有种不能描述的妙处,而且,他似乎很喜欢写梦,往往又都是短句,迷之又幻,让人看完还想再看一遍。
他喜欢唱张国荣的歌,《我》《当真就好》这些,声音很温柔,很好听,我原来总喜欢同时跟着音瞎唱,后来发现坐着听更享受。

一个人,皮囊与生俱来,不必自得,也无需哀叹,思想可以让这个世界分辨你。

看,我已经开始回忆了,是不是老了?是不是?

今年六一,北京发布禁烟令,喜大普奔的感觉,从此在饭店不用换桌子了吧?当然,我不会天真地认为这个令发布后效果真有那么理想,但肯定会一天比一天好起来。
后来去了L所在的公司,听说园区内没有顶的地方也不允许吸烟,只在一处树荫下规划了几平方的一块黄色区域,供烟民过过烟瘾...


--茕茕白兔--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